欢迎访问汾河网! 今天是:
网页标题.jpg

展开

首页 > 首页?>?晋商文化

山西,你不知道的历史文化

来源:互动山西 作者: 时间:2019-04-25

  我们山西人常常被称作“老醯(音西)儿”,这是一种口头语式的称呼。这么称呼的语气里有时透着赞叹和欣赏,有时也不乏某种无奈的情绪。人说麻雀飞到的地方就有山西人,麻雀飞不到的地方也有山西人,一声“老醯儿”唤将出去,音重情浓。倾一盏杏花村老酒,琼浆玉液也会黯然失色;就一碟宁化府老醋,哪怕它淮扬美味还是川菜佳肴,顿时全做了打卤面的调料。 

  山西平遥

  因为醋业、煤炭业和金融业,山西在古代着实辉煌了一阵子,一度成为中原最大的商业贸易中心。可能就是有了这强大经济基础的关系吧,三晋大地的人才就如同天上的繁星一样数不胜数,璀璨而夺目。

  山西人:文可治国,武可安邦 

  狄仁杰

  武可安邦,文可治国,经国济世是历代中国文化人的最终价值体现。与这种文化选择相呼应,山西的能臣贤臣名垂青史者确实不少。忠贤干练的狄仁杰向来是民间公案小说中智慧的化身,忠勇机智的寇准则更是民间戏曲里让百姓千百年传颂的角色。北宋元佑元年,一代才干超群的贤相去世,举国同悲,百姓画像供奉,他就是司马光。一部《资治通鉴》与司马迁的《史记》在中国历史典籍中双峰并峙。清朝初年,杰出的思想家顾炎武因为倾慕司马光,不远千里步行进入山西,一直走到夏县司马光墓旁,安心着述,最后陪葬在墓旁。清代,廉吏于成龙、干臣孙家淦、《康熙字典》总纂陈庭敬、第一位系统介绍美国独立运动的徐继畲,都是现在影视表现的热门题材。

  武将之中,自卫青、霍去病而下,一个个神武绝伦智勇兼备的将军数不胜数。公元626年,唐朝的秦王李世民在与兄长建成、弟弟元吉血泊夺位的“玄武门之变”中,掉下马的李世民被李元吉死死扼住喉头,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,猛将尉迟恭向李元吉飞去一箭。要不是这位朔州猛将的一箭,盛唐的历史完全有可能被改写。后来,这位屡建奇功的骁勇武将的画像被老百姓贴上了大门,被当作门神守护着老百姓朴素而安宁的平安梦境。三箭定天山、年近七旬不动一刀—枪吓退20万突厥大军的薛仁贵,传说中张飞转世的张巡,再造大唐的郭子仪,满门忠烈的杨家将,戴着铜面具披发杀敌冲锋的狄青……当然,最有名的,就是关羽关云长,这位挑夫出身的运城人与刘备、张飞桃园三结义,一柄青龙偃月大刀一路劈砍,刀锋闪过,射出神性的灵光,几乎将山西人的名声推向了极致,由侯而王,由王而帝,由帝而圣,千秋义勇,万古勋名,成为后世全体中国人所尊崇的义气之神和财富之神而享受烟火。群雄纷争之下,三国时与关羽、张飞同时留下名讳的还有曹魏阵营里勇冠三军的大将张辽和徐晃。

  山西人:票号大院,晋商风流 

?

  乔家大院

  即便是今天走进晋商们留下的豪门大宅,那高墙危楼、椽牙雕琢,是那么神秘莫测,仍然会让人吃惊于他们当年的殷实和富有。王家大院、乔家大院、渠家大院、曹家大院、常家大院……祁县、太谷、平遥、介休、灵石……一个个藏金窖银的大院星散其间,晋中的汾河两岸仿佛成为一条流淌白银的谷地。这就是晋商——俗称“西帮”商人的老巢。

  300年前,在西向新疆、北往蒙古乃至西伯利亚广袤的草原和大漠上,庞大的驼队满载货物迤逦而行。伴随着大漠孤烟、长河落日,是西帮商人风尘仆仆的身影;300年前,从吴淞口晨曦中出海的商船到蒙古草原叮咚作响的驼铃,从呼伦贝尔的醋坊到贵州茅台的酒窖,从盐、粮、绸、铜、烟到木材、皮货、毛毯、玉石、药材、钟表,都是西帮商人说着一口晋中官话在那里运筹经营;也是在300年前,欧亚大陆上,南起香港、加尔各答,北到西伯利亚、莫斯科、彼得堡,东至大坂、长琦、仁川,西到伊犁、喀什、阿拉伯国家,都留下广西帮商人的足迹。

  山西的票号更为惊人,就说那个由平遥日升昌掌柜雷履泰首创的,经营金融业务的票号,信局,到光绪年间已经达到33家,分号有 400处之多,业务辐射面东起日本、西至阿拉伯、北起俄罗斯、南到新加坡。当时山西的票号已经基本垄断了全国的汇兑业务,到如日中天的地步,白银汇兑业务达到2200万两。金太谷、银祁县,实际上成为大清国的财政部。即使如此,那些藏金窖银的深宅大院却并没有因富有而张狂,它通常是神秘的而绝不是霸道。看不到收租院里乞苦告饶的交租人;听不到因抵债而被迫出卖自己或儿女的悲泣。在老百姓口口相传的故事里,我们听到的却是“老掌柜”们大赔大赚的商业气度和商号谨严的“号规”。据说,订立这些号规的是明末清初太原的朱衣道人傅山先生。

  在这个群体的影响之下,才有了孔祥熙从一个太谷天主教堂唱诗班的信徒,一步步成为执掌全国财政大权的金融巨头;才有了从五台县那个小买卖人家出身的“万喜子”阎锡山,把山西省这一桩“大买卖”做成30年代中期全国的“模范省”。就是为世人所诟病的山西窄轨铁路,要按照经济学原理来判断,也是一个成本核算极其合理的项目。

  新中国第一批财政专家同样产生在山西。第一任财政部长薄一波、中国人民银行第一任行长南汉宸,这样的巧合,不能不说与山西深厚的商业传统有某种关联。就连今天的人民币上“中国人民银行”和“壹”“贰”“伍”“拾”“元”“角”“分”几个字也是出自一个叫做马文尉的山西阳曲人之手。

  山西人:尊儒重礼,思想超前 

  王维

  东晋时的郭璞,闻喜人。这位才高气傲的大学者,竟然以一个算卦先生的身份频频参与政事,最后谋反者让他测其生寿,郭璞说你若造反,其祸立致,相反则寿不可测。对方反问他:你能活多大?郭对曰,我活不过今天。对方顿时怒不可遏,将郭璞杀死在了南松岗头。他的着作很多,其中最有名的是《山海经注》。

  对于晚清时期的大臣徐继畲,可能很多人都很陌生。但是有趣的是迄今为止在美国国会里,他对美国初期民主的见解还始终被镌刻在墙上。清朝时,就因为他敢于直谏,一入朝就接连上疏,弹劾了好几个违法的地方官吏,而且坚决反对官官相护的不法行为,所以得罪了很多朝中权贵,一直没有受到特别的重用。山西人,文人骚客,层出不穷,源出太原的王氏乃旧朝旺族,人才辈出。唐初着名诗人王绩之孙王勃,秉承家学,少年时便才名远播。当二十六岁的王勃南下访友途中,在滕王阁笔走龙蛇,写下“落霞与孤鹜齐飞,秋水共长天一色”的诗句,奇思壮彩、四座皆惊。有此一语,滕王阁便名垂千古。

  王之涣,《全唐诗》仅录其六首诗,但篇篇皆绝唱,篇篇皆名作。  “秦时明月汉时关,万里长征人未还。但使龙城飞将在,不教胡马度阴山”。这是何等豪迈的气概,王昌龄这位马上诗人的盛唐之音让多少人血脉贲张,心怀激荡。

  “葡萄美酒夜光杯,欲饮琵琶马上催。醉卧沙场君莫笑,古来征战几人回”,这是谁在高歌痛饮!是太原诗人王翰高蹈独迈、倜傥不羁的身影。太原王家真是了得!且慢,后面紧接着还有一位诗人将要出场,他就是中国山水田园诗人——王维。我们怎么能忘记他的那些灵秀神奇的诗句呢:“劝君更尽一杯酒,西出阳关无故人。”

  另外一位在诗歌、绘画和音乐方面都颇有造诣的天才,是柳宗元。柳宗元祖籍太原,生于河东(今永济市)。此外,还有太原白居易、白行简,还有汾阳宋之问,还有温庭筠……辉映千秋的唐诗,如果没有山西,唐诗的天空将会塌下一块。

  游牧民族进入中原,山西也同其他地方—样,遭到了前所未有的浩劫,但是山西的文化仍然一派葱茏,金元之际的诗人元好问、萨都剌,元曲八大家的白朴、郑光祖都从这块热上走出来,直到元末明初,一部不朽的《三国演义》在罗贯中的手中诞生。

  山西人:美女如云,德才兼备 

  武则天剧照

  中国四大古典美人,山西就出了两个。

  貂蝉,《三国演义》中吕布戏貂蝉的故事家喻户晓,民间传说中所描写的主人公,极尽夸张之能事,貂蝉和吕布被描述成了天仙佳偶。据说在貂蝉出生之后,她家乡的桃杏树千百年来就没有开过花。传说貂蝉是忻州人,而吕布是定襄人。以后有了一句话——“忻州无好女,定襄无好男”,都是因为他们二人的缘故。

  这里我本来应该提起杨玉环,但是一下子到唐朝我还有些不忍,因为汉晋时期的杰出女性也实在非常之多。

  晋武帝时期,一位中国书法史上承前启后的女性在山西禹都故地出现了,她就是卫夫人。这位在诗礼悠扬的文化沃土上成长起来的女性,一直被奉为中国书法的“女神”。

  则天武后,这位从山西文水走出来的女政治家,留下了千年毁誉,也留下万占勋名,她是中国历史上惟一的女皇帝。今天,我们在洛阳伊水河畔的龙门石窟中,从根据武则天拓影雕塑的卢舍那大佛身上,还依稀可以窥到她风姿绰约的影子。秀骨清相而气度雍容,尊贵而严峻,威武而英睿,庄严而慈祥,正体现着唐朝朝气蓬勃时代的自强与激昂,昌盛与大度的气象。也只有这一个唐朝能产生武则天,能容忍武则天。

  “回眸一笑百媚生,六宫粉黛无颜色。”“后宫佳丽三千人,三千宠爱在一身。”这一位千娇百媚,雍容华贵的女子,便是杨玉环杨贵妃。  两位山西女性,前者奠定了开元盛世的基础,后者直接导致了开元盛世的终结。一曲爱情悲歌落下帷幕的时候,大唐朝的辉煌也慢慢地由盛而衰,风光难再了。她们二人连同英姿勃发的盛唐气象一起,常常带给人绵绵不绝的追思与怀想。

  “老醯儿”们的故事说不尽,“老醯儿”们的故事也道不明。也许是因为历史太过辉煌,今天的山西人沉静而寂寞。这种沉寂会持续到什么时候呢?

【责任编辑:天涯】

凯风网版权所有 晋ICP备16005728号-1 关于我们 | 编辑信箱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